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人小说网 >> 掌中妖夫 >> 第251章

听到宝贝外孙的话, 江禹城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虽然他不知道奚辞他们要去哪里, 但总归这种事情有危险, 压根儿就不是一个还没满三岁的孩子该去的地方。

“奚宝乖, 我们不去, 和外公在家里好不好?”江禹城柔声哄道。

奚宝瞅了外公一眼, 小手又搂紧了爸爸的腿, 绷着包子脸,奶声奶气地道:“不,奚宝要和爸爸去!”

江禹城心都要碎了, 小奚宝,你不要外公了么?

米天师也被弄得吓了一跳,瞅瞅又急又气的江禹城, 再看看意志坚定的孩子, 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看向奚辞这个孩子他爸。

奚辞蹲下身, 和儿子平视。

小奚宝赶紧伸出小手搂住爸爸的脖子, 紧紧的, 就怕他将自己丢在家里。

“那里很危险, 有很多很可怕的东西。”奚辞开口道。

“不怕!”奚宝说, 小拳头握了起来,“有爸爸。”

米天师:“……”感情你是相信你爸爸。好吧, 你爸爸确实厉害!

江禹城:“奚宝,那里真的很危险, 别跟你爸爸去啦, 万一出了什么……呸呸呸,绝对没事。”

奚宝不理会苦口婆心的外公,双手搂着爸爸的脖子就是不松手,甚至用那双黑亮亮的大眼睛瞅着他爸,大有“你要是仗着力气大将我撇下,就不是好爸爸”的模样。

米天师看了,忍不住感慨,觉得现在的小孩子,怎么个个都是鬼精鬼精的,还特别地有主意,和以往的完全不一样。

奚辞面上的微笑不变,将他抱起来,说道:“奚宝想去也可以,不过要征得你妈妈的同意。”

听到这话,江禹城和米天师都放心了。

当妈妈的,绝对不会乐见儿子去涉险的,可想而知,奚宝一定只有被留下来的份。

当下,奚辞拿出手机,给正在西北那边拍戏的郁龄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奚辞按下免提,将手机递给儿子。

奚宝用肉乎乎的小手捧着手机,听到手机那边传来妈妈的声音,开口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妈妈”。

“奚宝,有事嘛?”

“妈妈,奚宝要和爸爸出门。”

“去哪里?”

“XX山。”

“……去那里做什么?”

“打坏东西。”

“……”

“妈妈,奚宝想去,有爸爸在,奚宝很安全哒。”

“……”

奚宝扭头看向爸爸,见爸爸含笑看着自己,抿了抿红唇,红着脸撒娇道:“妈妈,让奚宝去啦,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奚宝好可怜……”

米天师和江禹城被红着脸撒娇的小家伙惊住了。

要知道,自从奚宝出生后到现在,就是一副傲娇的小模样,吵闹、哭泣等小孩子成长中不可少的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似乎小小年纪的他就明白,这种事情很丢脸,他要做一个完美的小孩子,绝对不会做出那些丢脸的事情。

江禹城惊愕过后,又忍不住伤心了。

宝贝外孙居然为了跟他爸爸去涉险,甚至不惜卖萌撒娇,这根本就是让人没办法拒绝啊。

果然,当听到小家伙高兴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妈妈最好了”时,就知道这事情没办法改了,然后小家伙高高兴兴地将手机还给他爸爸,跑过来拉住江禹城。

“外公,给奚宝换衣服,奚宝要和爸爸一起去。”

江禹城:“……宝宝,咱们不去好不好?那里太危险了,在家里陪外公不好么?”

奚宝用一双萌萌的黑亮大眼睛瞅着他,并不开口说话。

于是江禹城也败退了,将外孙好好地打扮了一番,又在他的小书包里放了一些他爱吃的零食点心水果和牛奶,让他背上小书包,最后扶着门框目送他们离开,仿佛是一个被全天下抛弃的可怜老人。

奚宝趴在爸爸肩头,朝外公挥挥小手,叫道:“外公,奚宝回来会给外公买礼物。”

奚宝逢年过节收的红包不少,奚辞都让他自己收着,小小年纪的小家伙知道钱是好东西——这还是林玖每次过来得瑟地显摆自己赚了多少钱,又借出了多少钱,有多少只妖欠了他的钱之类的,唠叨得多了,小家伙也知道钱这东西有好处,可以使妖推磨,于是就将自己的红包都放到爸爸特地给他准备的保险柜里。

江禹城听了,既觉窝心又心酸,他们家孩子果然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可熊起来,也是全天下最让人头疼的。

小奚宝这种熊劲,绝逼是遗传了他妈妈的,江禹城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

***

接近目的地时,天色渐渐地变得昏暗。

此时是下午三点,太阳还高挂在天上,但车子开进山时,太阳渐渐地隐入乌云中,整个天空都变得灰蒙蒙的,连周围的景色也有几分阴森。

奚宝坐在爸爸身边,一双小腿晾在半空中晃啊晃的,小手里捏着两枚妈妈送给他玩的玉珠,眼睛往窗外看,然后忍不住往爸爸身边贴去。

奚辞伸手搂住他的小身子轻轻地拍了拍,低头朝他微微笑了下。

奚宝仰头看着爸爸,比普通的孩子要鲜红的嘴唇忍不住扬起,回给爸爸一个难得的笑容。

前面开车的米天师透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感叹,果然再傲娇的小朋友,父母于他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能不吝啬对爸爸妈妈笑,多笑点挺可爱的。

奚辞安抚好儿子,继续看着手中异闻组提供给他们的卫星拍摄图,旁边还有一个星罗盘。

此时车子已经开过了一条盘山公路,往树林而去。

米天师边控制着方向盘边说道:“从星罗盘的显示看,这次有妖鬼作乱,山中滋生了不祥的邪物,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占卜也不能告诉我太多,到时候你要小心一些。”

占卜这东西,一向玄奥难测,能告诉人的事情有限,占卜者只能自己领会。而且占卜的结果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时可能会因为一些外因而改变事情的结果,这也是占卜之学的一个奥妙之处。

米天师的占卜术是米家老太爷手把手地调.教出来的,虽然比不过他家老太爷厉害,在同辈中却是出类拔萃了。

经过占卜,他发现自己可能会在这次任务中陨命,只好来找外援。

占卜像是一种提前预知,让人能避开一些不好的事情。当然,有时候,命中注定的事情,纵使提前作了准备,那也让人避无可避,就另当别论了。至少,米天师这次占卜虽能占卜到自己可能丧命,却有一线生机。

毫无疑问,这线生机,就是找个厉害的外援。

奚辞嗯了一声,将地图记下后,将它阖上,然后低头看向正好奇张望的儿子,柔声道:“奚宝怕不怕?”

奚宝抬头看爸爸,乌黑如墨的大眼睛瞅着人时,就算板着张包子脸,也是萌萌哒的,摇摇头,继续挨着爸爸,抬头看着窗外。

车子穿过树林,来到一处开阔的地方。

米天师停车,转头对奚辞道:“接下来,我们要上山,应该没问题吧?”说着,目光落到安静地坐在那里的孩子问道。

到底是个没满三岁的孩子,就算是半妖,米天师仍是有点儿担心的。当然,他想起自己三岁时,被家里的长辈们拎去一起做任务,被一群鬼怪吓得都丢了一魂,后来还要老太爷招回来,想想也挺苦逼的。

“没问题。”奚辞说,抱着儿子下车。

锁好车后,米天师拿出两张符,贴在车上,一人两妖一起进山了。

不知打哪里吹来的一阵阴风,刮过山林,掀起贴在车上的黄符,狂风似要将它撕碎。黄符在风中振动不休,符纸上的朱砂泛起一阵淡淡的红光,最后那阵风方才不甘地离去,天地间恢复一片诡异的寂静。

米天师托着星罗盘,朝着星罗盘指示的方向而去。

这进山的路并不好走,甚至没有路,米天师在前头走得有些艰难,不得不叫出个鬼奴帮他开路。

奚辞步履闲适地跟在他身后,身姿挺拔,如同行走在平地中,丝毫不受影响。

奚宝坐在爸爸手臂间,小手攀着他的肩膀,往周围看去。

自从进山后,周围的环境看起来更阴暗了,明明是大白天的,却给人一种阴森森的鬼林之感,那藏在阴影处的鬼怪妖物时不时地用充满恶意的眼神暗中窥探他们,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奚宝的眼睛滑过几缕紫芒,小手忍不住握紧。

奚辞似有所感,低头看向儿子,发现孩子白嫩嫩的脸上浮现若隐若现的妖纹,不由得有些惊讶,伸手轻轻地拍拍他,笑着揉揉他的脑袋,抱着他继续前行。

很快地,伴随着一阵阴风刮起,接着是一阵诡异的笑声,在寂静的山林中响起,让人寒毛直竖。不过在场的人和妖皆没在意,继续前行,直到一群黑影从暗处中跳出来,朝他们冲来。

米天师抛起星罗盘,双手夹着几枚符纸掷出。

奚辞翻手,手中出现一把桃木剑,一阵刀光剑影,地上很快就堆了一地的残肢断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的味道。

米天师朝周围丢了一张符纸,符纸在半空中自燃,变成一团符火,将地上那些肮脏的鬼怪和妖物的尸体烧成灰烬。

“那东西在阻止我们靠近。”米天师说。

奚辞没应声。

米天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只大妖现在已经妖化,长发迤逦落下,随意地用个玉饰扣在后脑勺,没让它沾到地上的脏物。妖冶的脸上紫色的妖纹妖娆绽放,唇红似血,狭长的紫眸似笑非笑睨过来,勾魂摄魄,好个妖艳贱货。

再看他怀里抱着那个萌萌哒的孩子,此时白嫩的包子脸上也浮现出紫色的妖纹,一看就让人知道是父子俩,妖诡之极,教人惊心魂魄。

米天师惊了下,“奚宝这是怎么了?”

“没事,受了点惊吓。”奚辞拍拍儿子,并不在意。

半妖平时看起来就像个正常的人类,但作为半妖,身上怎么可能没有妖类的特征,当他们遇到危险或者心情波动比较大时,身上就会浮现妖纹,力气也跟着变大,具有妖类的能力。

米天师接触的半妖不多,见小奚宝没事,方放下心来。

一人两妖继续朝山里前进,一路上斩杀了无数的鬼物和妖物。

不知不觉,天色完全暗下来。

奚辞检查地上的妖物的尸身,用树枝挑起翻看,一会儿方才站起身,对米天师道:“这些妖物堕落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数量应该不多。”

米天师松了口气,他可不希望山里那邪祟将整个山中的妖和动物都弄成妖物,那就太麻烦了。

直至午夜,米天师终于找到山中作乱的邪祟。

“这是什么东西?”米天师忍不住错愕地道。

无边的黑暗中,阴风怒号,怨气冲天,盘据在一处山体狭缝间的是一个浑身腐烂的怪物,用一双猩红嗜血的眼睛瞪着外面的一人两妖,随时准备扑上来折人而噬。

“是尸魃。”奚展王见多识广,当下一语道出这山中作乱的存在。

米天师倒抽了口气,忍不住摸摸后脑勺,明白这东西难对付,要是只有他一人,就算有苏鸾这鬼王帮忙,可双拳难敌四手,不死也去掉半条命。

既然找到这作乱的源头,自然要将之伏诛。

鬼王苏鸾从黑暗中出现,配合米天师一起上前与那尸魃缠斗。

奚辞站在山体前,盘龙藤在他身后舞动,将周围那些被尸魃召唤而来的鬼怪和妖物一起驱除,顺手净化周围的秽气。

“爸爸!”

突然,奚宝叫了一声。

奚辞早有准备,手中的桃木剑掷过去,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就见不远处一只浑身腐烂、身材矮小的尸魃被桃木剑贯胸而过,死死地钉在山壁上。

那尸魃看起来就像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般大,一张脸瘦得仿佛只有一层皮包着骨头,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犹其大,朝他们龇牙裂嘴地撕吼着,露出尖锐带血的犬状牙齿,凶戾非常。

不远处山缝间被苏鸾的鬼爪掐住脖子的尸魃见状,发出尖锐的叫声,急忙要过来,被米天师布下的符阵拦住了,只能在符阵前朝这边尖锐地叫唤,张牙舞爪,欲要挣脱鬼王的束缚。

“是母子尸魃。”奚辞说道,面上有些惊讶。

一般滋生一只尸魃都极为难得了,没想到这里竟然滋生了一对母子尸魃,怨不得这山里的鬼怪和妖物这么多,应该是这尸魃为了养小尸魃,下手制造成的。

若非这母尸魃过于贪心,大肆圈地,召来鬼怪和妖物养小尸魃,引起这方天地之气异变,接着引起异闻组的注意,方才派天师过来处理,不然它现在仍然可以悄无声息地隐在这山林中,慢慢地强大自己,变成一方厉害的邪祟。

奚辞将那小尸魃钉在山壁上后,将一颗玉珠递给儿子。

奚宝捏着手中的玉珠,抬头看向爸爸,小脸依然绷着,白嫩的脸上紫色的妖纹和父亲一模一样。

“奚宝,来,将这颗玉珠弹进它的身体里,将它净化了。”奚展王柔声道。

这玉珠原是埋在地里的古物,后来净化上面的污秽之气后,被天师炼成一种克邪的法器,是武器中的一种。奚展王和江郁龄家的儿子的玩具不是像普通小孩子那些机器人和电子产品,而是各种法器。

奚宝时常玩这些玉珠,知道爸爸的意思,点点头,看向那只正在挣扎的小尸魃,小手微动,手中的玉珠如脱弓的弦,疾射而去。

玉珠没入小尸魃的额间时,通体洁白的玉珠绽放一种明亮如月华的芒光,小尸魃尖叫一声,浑身血肉瞬间腐烂成一滩血水,渐渐地只剩下一副发黑的骨架在那里。

只是,小尸魃依然没有死,骨骼颤动着,牙齿上下开合,作出一副凶戾的呐喊状。

远处的母尸魃发现小尸魃的情况,越发疯狂了,攻击已然毫无章法,米天师趁这机会,让苏鸾控制住它,抛起星罗盘,引星辰之力,将它诛杀。

星辰之光冲破阴霾,击入尸魃体内。

奚宝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然后被一只手掩住了眼睛。

奚宝僵硬地窝在爸爸怀里,没有吭声。

半晌,天地之间的异动终于平息下来,两只尸魃已经诛除,阴风散去,四野一片宁静,夜空中出现点点星辉。

奚辞放开掩着儿子眼睛的手,一张妖冶的脸不似凡人,声音柔柔的,“奚宝怕不怕?”

奚宝眨巴了下眼睛,小手攀着爸爸的脖子,瞅了瞅周围,将小身体紧紧地往爸爸怀里贴着,绷着包子脸道:“不怕,有爸爸。”

奚辞忍不住笑了笑,轻轻拍拍他的背。

米天师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过来,看了一眼那只小尸魃,先前的情况他也看到了,明白奚展王这次带儿子来,不仅是带他开眼界,同时也让他多积赞点经验。

想到自己三岁时被家里的长辈各种折腾的事情,也不好说三岁的小孩不该带过来之类的。

“奚宝真棒!”米天师毫不吝啬地赞道。

奚宝转头看他,红润的小嘴悄悄翘起,显得很开心。

小孩子果然需要夸奖的,再成熟的也一样。米天师被萌萌哒的小包子给治愈了,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小时候家里的长辈总喜欢将他拎去训练,看他吓得要死时,然后出来给个爱的安慰……

摔,果然长辈什么的,都是坏心眼的!

终于处理完这山里的事情,米天师只受了点轻伤,没有丧命,算是圆满成功。

连夜下山后,就在附近的镇里找了个旅馆地方休息。

奚宝年纪小,早就撑不住在车里睡着了,被爸爸抱到旅馆洗澡时,终于醒过来了。父子俩一起洗了个澡,冲去身上沾到的秽气,方才上床休息。

小奚宝滚进爸爸怀里,小手抓着他的大手,方才感觉到安心,继续又睡了个糊天糊地。

第二天,米天师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打着哈欠去隔壁找奚辞,发现父子俩已经醒了,奚辞正在给儿子穿衣服,小奚宝脸蛋红扑扑的,看来睡得很好,昨天的事情没有让他受到太大的惊吓,比自己当年争气多了。

果然不愧是半妖孩子。

“奚老大,这次任务我已经上报组里了,过几天报酬会打到你卡里。接下来你要去哪里?”

奚辞给儿子刷牙,一边道:“等会儿我们去西北。”

米天师眼睛一转,笑道:“听说江美女在西北拍戏,你们要去找她?”

现在天师群里有一批天师是江郁龄的粉丝,平时没任务的时候,就在群里聊她,有几个被江郁龄救过的天师是她忠实的脑残粉,总在第一时间就掌握住她的工作行程——鬼奴这东西是最好打探消息的存在,随便去问问其他鬼就能知道了,比八卦娱乐记者还要厉害。

米天师没事时也喜欢去凑个热闹,所以对江美女现在在哪里挺清楚的。

“对,去探班,顺便去西北逛逛。”奚辞回答。

和米天师告别后,奚辞没理会岳父夺命连环呼叫,揣着儿子一起去西北找老婆去了。

嗯,美其名日探班。

父子俩一起去探班,当他们出现在剧组时,整个剧组都轰动了,当天的娱乐新闻便有这对父子俩一起去西北探班的消息,撒狗粮撒得全世界都腻得慌。

小奚宝看到妈妈,迈着两条小腿跑过去,一把扑到她怀里。

这有爱的一幕,被陈明明忠实地用手机拍下来,萌得脸都红了。

郁龄此时一副古装少数民族女子的打扮,将儿子抱起来,亲亲他的小脸,含笑问道:“奚宝这次去了哪里?想不想妈妈?”

奚宝脸有些红,搂紧了妈妈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奚宝想妈妈了。”

郁龄见他与平时有些不一样的黏人样子,忍不住看向奚辞,奚辞小声地附耳说几句,便明白儿子这次被吓着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心疼怜惜。

对于奚辞带儿子一起去的行为,郁龄虽然心里担心,不过相信奚辞会保护好他,所以才没有坚决阻止。可儿子就算再成熟,也是个小孩子,第一次接触这些灵异事件,会害怕也是正常的。

想到这里,心里忍不住叹气,决定抽出几天时间好好陪陪他。

果然,在爸爸妈妈几天片刻不离的陪伴下,奚宝又是一个萌萌哒又有点小傲娇、爱面子的小朋友,终于缓过来了。

听说他们来到西北,乐正爵丢开手边的事情,特地过来带他们去领略大西北的风光。

乐正爵对小奚宝非常感兴趣,难得见面,就将他拎起来,笑道:“小子,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一起干?”

奚宝的反应是弹了一枚玉珠到他脸上,小脸绷得紧紧的。

乐正爵接住那玉珠,哟地笑了声,转头和奚辞说道:“这小子挺像你的。”都是个傲娇又不服人的。然后将小家伙搂到怀里揉了揉,笑眯眯地道:“行了,是叔叔的错,给你赔罪。”

说着,将他放到自己肩膀上坐着,翻身上马,带他去骑马。

乐正爵是个行事直爽的西北汉子,行事和他那张过于俊美邪异的脸完全不搭,特别的男子汉。果然,没一会儿,小奚宝就喜欢和他一起玩,特别是乐正爵带他去跑马时,最高兴了。

一天下来,一大一小已然成了好朋友,乐正爵揉揉奚宝的脑袋,说道:“我这边有一匹马王,就送给奚宝了。”

“谢谢叔叔!”奚宝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等他们终于回B市时,奚宝收获了很多礼物,其中就有一匹马王,是乐正爵特地训练好送给小奚宝的,从西北运过来,放到江家的马场里养着。

平时和奚宝玩得好的几个半妖孩子知道他回来了,都跑过来找他,听说西北的乐正爵送了他一匹马王,可羡慕坏了,纷纷央求他一起去看马王。

奚宝一脸矜持,“只能看,不能摸。”

裴家的小朋友好奇地问,“为什么不能摸?给我骑会儿行不行?”

“不行,这是我的!”奚宝表情不变,语气却没有转寰余地。

裴小朋友瞅了他一会儿,转身就打电话和东北的罗魄王告状,“罗叔叔,乐正叔叔送给奚宝一匹马王,你送我一头虎王吧。”

罗魄王:“……我将自己送给你行不行?”东北的虎王不就是他?绝逼不能忍!

裴小朋友一脸嫌弃,“不要!爸爸说你为老不尊,行事不检点,会教坏小朋友的,不要你。”

罗魄王:“……”

罗魄王决定,下次看到裴郎那蠢货,绝逼要将他胖揍一顿!

最后小朋友们都去瞻仰了一遍马王的风姿,回家就央求长辈们给他们弄点稀罕物来,让奚宝知道,他们也有比马王更好的东西,才不稀罕他的马王——其实真的挺稀罕的QAQ

小朋友们互别苗头的事情大人们很快就知道了,纷纷笑了笑,没当一回事。

倒是郁龄知道后,抽了一天休假时间,和儿子一起在花房里挖土种花时,就问儿子,“你平时不是和他们玩得很好么?怎么不给他们分享一下你的好东西?”

奚宝用胖乎乎的小手帮妈妈铲土,小嘴抿了下,一脸严肃地说:“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不想给他们碰,会留下味道的。”

郁龄:“……”

小奚宝瞅着妈妈,有些懵懂地问,“妈妈,我这样不对么?”

郁龄想了想,说道:“奚宝,分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你愿意和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分享马王么?”

“当然!”奚宝毫不犹豫地说,然后又有些迟疑,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和他们不一样的。

“那就是了。”郁龄洗干净手,搂住儿子,柔声道:“你和那些小朋友玩得好,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你可以和他们分享你喜欢的东西。”

奚宝想了想,又瞅瞅妈妈,不甘不愿地说:“奚宝知道了。”

郁龄摸摸他的脑袋,在他漂亮的包子脸上亲了下,看他突然涨红了脸,忍不住失笑。

小家伙小小年纪,就懂得害羞了,真不知道他像谁。

至少奚展王以前可不知道害羞是何物,行事比奚宝还要恶劣嚣张,看上的东西就是他的,每次抢东西都抢得飞快,让其他一干大妖恨不得将他群殴了。

第一次当母亲,孩子还是个特殊的半妖孩子,郁龄早就发现教育方式不能用教育人类孩子的标准来。不过纵使如此,她仍是希望在孩子小的时候,教他做一个三观正直的好孩子,就算偶尔有点儿不符合要求也没关系。

相比郁龄努力板正儿子的三观,奚展王就率性自由多了,甚至可以说,在郁龄不知道的时候,奚宝的性格形成,多少受了大妖爸爸的影响。

奚宝终于满三岁时,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该上幼儿园了。

他上的幼儿园班里有好几个和他一样是半妖孩子。

奚宝去上学的第一天,全家出动了,江禹城、安茹、聂雍和、奚辞、郁龄等一起送他去学校。

裴郎和祈秀秀也送儿子来上学,看到奚辞他们,笑着过来打招呼。

裴郎摸摸儿子的脑袋,对奚辞道:“奚展王,我儿子就拜托你儿子关照啦。”

裴家小朋友笑得萌萌哒的,和父亲一样憨厚,“奚宝,我爸爸说,以后我就和你一起混啦!我听说这附近有一个墓园,晚上常有异样的动静,哪天晚上咱们一起去探墓。”

奚宝上下打量他,绷着小脸道:“不要太蠢了,凭我们两个的实力,只有送去给对方当点心啃的份。”顿了下,又补充一句,“好孩子晚上不要随便出门。”

裴小朋友有些蔫了。

裴郎听到儿子竟然打这种主意,简直胆大包天,一巴掌往他屁股拍去,虎着脸说:“不准做危险的事情,不然打你屁股开花,找你妈妈求情也没用。”

裴小朋友瞅了一眼他妈妈。

祈秀秀觉得不能滋长儿子的熊胆子,遂没吭声,等回家后,再和他讲讲道理,要是不听劝,父子俩一起禁一个月的蛋糕。

大人们叮嘱几句,方将孩子送到教室。

小朋友们第一天来学校,发现周围还有平时玩的小伙伴,很快就抛开第一次离家上学的害怕不舍,凑到一块儿玩了,隐隐以奚宝为中心转。

大人们站在教室外看了会儿,见孩子们没有闹着找大人,既是欣慰又心酸,良久方才离开。

喜欢掌中妖夫请大家收藏:(www.huaren888.com)掌中妖夫华人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掌中妖夫最新章节 - 掌中妖夫全文阅读 - 掌中妖夫txt下载 - 雾矢翊的全部小说 - 掌中妖夫 华人小说网

猜你喜欢: 地球之主师兄今天想开了吗我在古代搞设计鱼不服我只是个纨绔啊幽灵境末日宗师(修真)全门派都想对我下手城主大人你那么美腻末日叛刃飞上枝头(穿越修真)误佛想飞升就谈恋爱我家龙王太温柔生意人贤后难为中华一番 此翡有翠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凤楼记事雕心引含桃重明继焰照流年郡主逃杀录(重生)女配她天生好命我的皇夫是太监金丝雀娇养记
完本推荐: 最强女仙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祖宗在上全文阅读独闯天涯全文阅读撕天全文阅读数字风暴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恶明全文阅读权相嫡女全文阅读天问全文阅读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全文阅读皇后别闹了[原(折腾)皇后]全文阅读随身英雄杀全文阅读降临异世全文阅读[穿书]黑化圣骑士全文阅读网游之战御天下全文阅读寂灭天骄全文阅读卜筑全文阅读罪恶无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球灾变:避难所无限升级在偏执云爷怀里撒个娇田园神豪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生命的继续战锤巫师美人眸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漫游在影视世界全星际都是我的美食粉丝穿成年代极品他亲闺女御九天外乡人的旅途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低调做皇帝超能灵卡师边关小厨娘快穿人设王我养的崽登基了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旧日之箓他从地狱里来我真不是天师啊逃离图书馆带着作弊码穿游戏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在生存游戏做锦鲤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神医弃女

掌中妖夫最新章节手机版 - 掌中妖夫全文阅读手机版 - 掌中妖夫txt下载手机版 - 雾矢翊的全部小说 - 掌中妖夫 华人小说网移动版 - 华人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