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人小说网 >> 余温未了 >> 第七章

兰海是上海一家知名的高尔夫俱乐部,在寸土寸金的都市里占据了一座大型草场,中心位置还有一片碧波粼粼的人工湖,站在入口处向远眺望,草地接水面,水面通山根,随意一眼,就是一幅风景画。

周日的下午,阳光和煦,清风吹抚,正是户外活动的好时机,由俞适野邀请而来的三四十位合作伙伴分散在草场上,他们大多戴着顶白色的棒球帽,从天空俯瞰下去,像是一株株摇曳在绿草地上的小白花,其中最为簇拥密集的一处,毫无疑问是俞适野所在的地方。

置身人群中心,俞适野拉着温别玉的手,笑盈盈地挨个打招呼过去。各种声音如同乱麻一样交织在草场的上空,一张张陌生的人脸流水一样在眼前晃过,晃得温别玉谁也记不住。

记不住就记不住,反正未来也不会有什么相处的机会。

温别玉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一路跟着俞适野,直至窥见个没人注意自己的空隙,才挣脱俞适野的手掌,脱离人群,走到旁边的初学者练习区。

人群里,俞适野说了一轮杂七杂八的寒暄后,再想将话题转移到温别玉身上的时候,突然发现温别玉没有站在自己的身旁。

没发现的时候没有感觉,发现了后才猛然意识到不对劲,充实的掌心变得空荡荡,之前握住了的温度也散开了,只有风带来的些许凉意。

温别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俞适野左右环视一圈,很快在练习区看见了温别玉。

对方独自站着,低着头,拿一柄球杆,一下下戳球的样子,像是驱赶小鸡的老母鸡,啄着小鹅的大白鹅,玩得自得其乐……真是聪明,这么快就找到了偷闲的地方。

俞适野觉得温别玉的选择非常机智,他指指外头的温别玉,又对周围的人歉意笑一笑,果然顺利地离开了人群,来到练习区前。

草坪上的白球滚到他的球鞋前,就像上一次,戒指滚到温别玉的球鞋前一样。他蹲下身,拣起白球,上下抛了抛,笑道:“这球今天的运动量好像有点小,来吧,我们带它去正式场地健身一下。”

温别玉瞅了俞适野一眼。

“健身的反义词是什么?”

“我不知道,也许是绣花?”

“你想说我刚才打球打得像绣花?”

俞适野笑了:“不,这可不是我说的。”

总算温别玉自己也想玩玩,不和俞适野计较。

他来到正式草地,两手持杆,对俞适野说:“你先示范一下?”

俞适野当仁不让,他上下扫了温别玉一眼,直接来到温别玉侧后方,抬起手臂,从对方的后腰处穿过,再握住对方的双手:“肩膀太紧绷了,放轻松一些,双脚再站开来,这样才挥得出力量……别玉。”

“嗯?”

俞适野伸手比划一下温别玉的手腕和肩胛:“瘦了,一手就能环住你。”

平实的一句话像是条长长的丝带,连着两端,一端是现在,一端是过去,总在人最无防备的时候,连接起来。

温别玉的精神猛地集中,连带着身体也跟着敏感,本来没觉得奇怪的姿势突然变了个味道,秋日的运动衫十分轻薄,薄薄的衣料半遮半透,似有似无的触感如同有人在你背脊上弹钢琴,而你闭着眼睛,掩住耳朵,猜不透下一点的刺激将自何方来到。

这个姿势和上回在婚庆公司试穿衣服时很像,温别玉本来都免疫了,现在又过敏了。

他措不及防,失口说:“就你记得。”

俞适野用无辜的表情告诉温别玉,自己确实记得,记性好难道有错吗。

温别玉不说话了,他的背脊挺得有点僵,而这点僵硬还像会转移传染似的,一下就来到脸上,打掉了虚浮在他嘴边的微笑。

偏偏这时,周围的人还一脸很懂的看着他们,其中一位比较年轻的,甚至举起手机说:“俞总,我给你们拍张照片。”

“好啊,你拍了传给我。”

这可是两人幸福的直接证据,俞适野十分赞同,配合地摆出了个帅气的拍照姿势。

照相者连续咔嚓几声,但没能拍到满意的照片,始终举着手机,左左右右来来回回换着地方找角度。

俞适野觉得自己不是那么不上相的人,于是瞥了眼身旁的温别玉,果然发现了状况。他低头凑近,在人耳旁悄声说话:“笑一笑,你这样子像是被我绑架过来的。”

“笑不出来。”

“怎么了?”

“累了,笑也是要花力气的,又没有人替我的笑容买单。”

“我来买单。”

温别玉朝人看上一眼:“理由呢?”

俞适野发自内心:“你的笑容就是我的财富。”

温别玉嘴角一抖,只觉得一条虫子爬上了他的身体,在他身上钻来钻去,钻得他浑身发痒,他不坚持了,蓦地后靠,整个人撞在俞适野的怀中。

俞适野没有防备,手臂一抖,直接抓着温别玉的手击中面前的球,白色的小球如同内部安装了个发射器,瞬间弹射出去,以一个高高的轨道,完美绕过球洞,向远处尽情放飞。

毫无疑问,是个臭球。

周围还有人看着呢!

他们投射过来的视线变得颇富深意,俞适野似乎从中读出了这样的意思:打得这么烂,居然还好为人师?

他镇定自若,同温别玉说话,左手右手就是一个甩锅手:“正常,正常,初学者的第一杆都不太好,别玉,不要丧失信心。”

俞适野说完后,瞅着温别玉冷冷一张脸,估摸对方是不会再露出微笑了,于是摘下头上的白色棒球帽,转戴到温别玉脑袋上,还顺手摸了摸:“来,我们再试一杆。”

又是咔嚓!

拍照人抓拍成功,终于满意,在离开之前愉快打个招呼:“俞总,照片传你微信了,我去打球。”

俞适野附送给对方一个笑容。他嘴唇微挑,如同桃花花瓣,天生自带一段风流,眼睛轻眯,风流之中又透上十分的真诚:“谢谢你。”

拍照人受宠若惊:“俞总客气了,我就是做了点小事。”

温别玉手捏帽檐,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我去拿球。”

“别急。”俞适野赶紧将人叫住,他跟上温别玉,低头蹲下,修长的手指捻起散落在地面的一段鞋带,“鞋带掉了。”

温别玉跟着低了头。

他的视线正对着俞适野的后脑勺,或许是今天要运动的缘故,进球场的时候,俞适野拿了根橡皮筋,把自己的发尾扎起来,扎出个小揪揪,这一点点栗色的头发,正迎着阳光,闪出几点灿金的色泽。

正好有一阵风吹来,送来了青草地的味道和泉水与山林的气息,前者是这个草场自带的气味,而后者,甘甜幽远,是俞适野身上香水的味道。

***

“这两人感情还是挺好的,俞总都蹲下来给人系鞋带了。”

“他们假结婚的说法,究竟从哪里传出来的?不会是互深内部权力倾轧,选他当靶子吧。”

高尔夫球场上,有一处户外休息区,休息区玲珑小巧,但该有的东西都有,无论是铺着长巾的食物桌,还是用以这样的太阳伞,又或者伞下边小小的圆圆的,比井盖还稍小一些的小圆桌。

这些小圆桌分散在草坪上,一把圆桌标配两把椅子,桌面还摆放着一个纤细的花瓶并一朵香槟玫瑰,精致而美丽,正适合打球打累的客人携女伴坐下,分享些厨师用心烹饪的美食。

议论的声音就是从这一块地方发出来的,两位发际线退避三尺,肚皮则吹响进军号角的中年男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话,直至第三道声音加进来。

“什么假结婚?”

两男人转头一看,看见个年轻人坐在他们的背后。

这位年轻人可比他们年轻很多,正是二十五岁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刘海向后梳起,露出一张也算天庭饱满鼻梁挺直的面孔,身上是一身看不出牌子的运动衫,手上一柄镶有24k金的球杆,闪烁着人民币的耀眼光芒。

除此以外,他的右耳还打了个耳洞,上边一枚钻石耳钉闪闪发亮。

两老男人一看这标志的大背头和钻石耳钉,就明白坐在这里的是谁了,他们瞬间绽出向日葵朝阳一样亲切的笑容:“这不是小赵总吗,小赵总今天也来运动?”

小赵总全名赵景修,有个好爹,好爹攒下了儿子躺着挥霍三辈子也挥霍不完的家业,但拿人的手软,儿子享受着老爹的成果,也得听老爹的话,于是乖乖遵照老爹吩咐,来这里找年龄相近但事业有成的俞适野亲近亲近,看能不能做朋友。

怎么说呢,一开始赵景修还是有点不乐意的,就像学渣总是不待见学霸那样,但真正见了以后,赵景修觉得——这人有点香。

赵景修侧了侧身,对前头两个男人说:“你们跟我详细说说,什么假结婚?”

休息区的正中央,这三人是一处,隔着两张空桌子,还有一位年龄比赵景修差不多大上十岁的男人在讲电话。这个男人被人叫做钱经理。

钱经理和小赵总年纪差十岁,行头差更多,钱经理虽然也努力将自己修饰打扮,但全身上下的衣服配饰加上手机,可能还比不上赵景修的一双鞋子,这大概是投胎技术里不可攀越的鸿沟问题吧。

除了装备上的差距,他的表情也不如这里的大多数人一样悠闲自在,而是拿着个手机,压低了声音快速说话,像机关枪藏在被子里突突突突突,连成了一片沉闷轰鸣:

“你给我查查,我们三期标书竞标人里头,是不是有个叫做广颂的设计公司报名了,设计公司的负责人是不是姓温!”

***

休息区的议论影响不到俞适野和温别玉。

温别玉初次接触高尔夫这项运动,兴致颇高,正在认认真真的钻研当中。

又一杆击球过后,俞适野眯眼眺望一会后,判断这是个好球,找来球车,坐在驾驶座上对温别玉招招手:“走吧,我来开车,我们一起去找球,今天我是你的专属球童。”

他们乘着球车一路向前,身旁一开始还跟着些人,但越往深处,身旁的人越来越少。

这一过程之中,俞适野找回了一点熟悉感。

专属球童这种事情,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在他还和温别玉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干过类似的事情,那时候是“专属写生包”。

温别玉从小时候起就喜欢画画和设计,到了高中,总在假期时抽空去踏青写生。

每到这个时候,俞适野就会背上温别玉的写生包,跟在温别玉身旁,一摇一摆地往前走,他们有时候在城市里写生,有时候会跑到山上,湖边,小森林里……像眼前这个高尔夫球场一样的地方。

温别玉坐下来画风景,他坐在温别玉身旁画温别玉。

画风景的人看风景,他看画风景的人。

温别玉画的风景倒是很好看,他画的人就是真的不行了。

所以后来,他把自己的画藏起来,不给人看,蹭到温别玉身旁,让温别玉把“自己画他”的这一幕,画在他的画纸上……

俞适野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微笑,笑容还没有在绽开就收敛回去。

他怔了一小会儿,换了个方向,不再看着温别玉,而是转向没有温别玉的位置。

没有了人,风景就变得醒目起来,平平无奇的草,单单调调的树,真是毫无特色的风景,一点也没有自天空俯瞰下来时的壮美与清奇。

他们继续向前,等到了球场的人工湖前,周围就再也没人了。

温别玉在这里停下脚步。俞适野虽然亦步亦趋,紧贴自己,但出于对这个人的熟悉,他很轻易就发现了藏在这个男人殷勤外表之下的兴致缺缺,可能这里的人和事,都无法提起对方的兴致。

“你累吗?”

“还行。”

“要去休息吗?”

“看你。”

“我继续打球。”

“我陪你吧。”俞适野说。

“你要打球我就去休息了。”温别玉也说。

这是一定要和我做相反的事情吗?

俞适野疑惑的目光落在温别玉身上。

温别玉话里有淡淡的讽刺:“没人了还要演?”

俞适野:“我觉得善始善终比较好。不过……”他看着周围,确实没有人,而戏剧总要有观众才算完整,“休息一会也可以,你打球,我随便走走。”

温别玉:“嗯。”

俞适野走了,温别玉顿时放松了,他原地活动身体,正要继续打球,却于一个不经意的抬头之间,看见俞适野出现在别人的太阳伞下。

那是个很年轻的男人,大背头,钻石耳钉,拿了瓶矿泉水递给俞适野,俞适野接过了,男人又从口袋掏出手帕,凑过去,一点点擦拭俞适野的额角。

一方由太阳伞遮出的小小阴影里,就容纳了他们两个人,真是独立在阳光世界底下的二人空间。

※※※※※※※※※※※※※※※※※※※※

随机掉落50个小红包,啾~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糖醋森林、二悠、松露玫瑰是吃货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亲亲masa褶子 2个;猫爪子、下雨天、紫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薄荷酒 22个;猫爪子 14个;二悠 6个;宁若然 5个;薄三、烈酒尽觞、勃艮第酒红、哇、念桥边红药 3个;乔娆 2个;与盐、天气天气、羽生结弦的老攻、待更、浅措、风后雨、布汁、知名不具、未若柳絮、小翁、叽嘟嘟、风轻云淡、略略略、原居、解年钥、arlene 1个;

喜欢余温未了请大家收藏:(www.huaren888.com)余温未了华人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余温未了最新章节 - 余温未了全文阅读 - 余温未了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余温未了 华人小说网

猜你喜欢: 归途我比总裁更霸道[系统]奈何只钟情于你男神们争着当我爹从头开始风起时追妻!要趁早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金主你好影帝的贵妃小娇妻骑遇寄居蟹拖油瓶我的脸它总在变我失眠,你就温柔点臣服重生之豪门悍女影帝欠我五百万归途梦寐难求神棍进化史我们说好的逃婚奏鸣曲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有个精神病暗恋我他的小可爱
完本推荐: 圣院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女娲界全文阅读重生之走出大山全文阅读楚汉争鼎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娇妾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盛世娇宠全文阅读无敌储物戒全文阅读天问全文阅读祖宗在上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甜入心扉之八零小青梅全文阅读朕不行,朕不可全文阅读绝代名师全文阅读前夫高能全文阅读超级搜鬼仪全文阅读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大明王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逞骄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在港综成为传说外乡人的旅途拐走女老师的闺蜜救世主她才三岁半彼岸之主请叫我馆主大人凰妃之一品嫡香新书革秦玄浑道章我的生物黑科技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龙图案卷集·续这就是个奇迹万兽朝凰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白骨大圣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丹宫之主仙宫妾无良[红楼]公主自救手册全球凶兽:我有无数神话级宠兽时代狂流我在漫威扮演DC英雄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道祖,我来自地球

余温未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余温未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余温未了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余温未了 华人小说网移动版 - 华人小说网手机站